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第二天天刚亮牛金戴一顶鸭舌帽一副地下党去接头的模样到乡派出所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刚跨进派出所办证大厅他的步态还是瞒不过警官韦国领犀利的眼睛。韦警官叫声牛哥牛金嘘了一声把一包五十元的蓝真龙烟和有牛伟签情况属实牛四签同意的申请书丢到韦国领的办公桌上。   韦国领心无旁骛聚精会神地操作电脑不足五分钟一本猪肝色的新户口本递到牛金手中牛金又像地下党拿到秘密文件一样,压了压帽舌到文具店买了一本稿纸就匆匆赶回断崖村。晚上牛金把户口本交给牛伟牛伟说你看户口不是解决了吗接着他叫牛金给村委会写一份申请书。回到家牛金点了一支蜡烛戴上老花镜在稿纸上写道尊敬的断崖村民委员会本人牛金,祖籍断崖村二队当过领导干部因为政治学习不够防腐意识淡薄违反国法现在刑满释放。我已经把户口转回原籍请求分给我一份土地妥否特此申请敬请审批。牛金想了想觉得防腐和妥否牛伟看不懂把它们涂了才工工整整地署上申请人牛金和年月日。牛金的申请书提交已经一个多月了连个气泡都没有牛金急了,他拿着户口本去找牛四问个究竟牛四说申请书牛伟拿应该没问题了牛二奶也示意队里不用划了她把她的那一份土地给你耕种。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